请给我五颗星

【异世界国拟人】独立(一)

【我当年,似乎是个设定党呢,然而这个世界的故事只写了三章……其实我自己想知道我当时是啥脑洞】
【有些设定与APH很像,主要是因为这篇本来就应该是APH的同人,但是由于私设已经多到飞了起来所以连世界历史都不一样了。】
【有兴趣的话可以猜猜本来我是打算写的什么cphhhhhhh】

第一章

  卡特.克亚伦特终于爬上了商船的最高处。那儿有一个小小的圆台,没有围栏,一副不结实的样子。但卡特毫不在意。他从自己的小包囊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瓶,咖啡色的,有着厚厚的一层瓶身,而瓶里的酒液小到似乎连卡特的一仰脖子的酒量都坚持不了。

  卡特瞪着他的小酒瓶,似乎想将手上那只小小的酒瓶盯出一个窟窿。

  船上的人在下面狂欢,庆祝他们暂时的安全。他们刚在死亡塔意(一种海上飓风)的手底下过了一个来回,而且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船并没有被暗礁磕破哪怕一块木板——或许是因为他们的船没有佑国那愚蠢笨重的龙岩船(注一)那样大到随便动几下就触到好几个暗礁。

  火光印着狂欢的人的疯狂,他们饮酒、唱歌,或许有些时候随意从船上负责清洁的奴隶中拉出来一个羞辱供他们作乐。完全是一片欢腾,似乎能将这份热闹传递给全世界。然而在他们的上方的卡特只有一丝淡淡的、混着腥味的海风与一壶酒。

  酒是罗拉.克亚伦特家产的青藤酒,卡特曾听罗拉吹嘘过他家的酒,说什么绝对是世界第一。还籍此让卡特买了一瓶。(注二)——当然了,卡特到现在为止都觉得这钱花的不值,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喝这一瓶酒,而是将它收藏起来了。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喝?卡特这么想着,一用力,将瓶子上精巧的盖子掀了开来。

  迎着海风,听着从下面传上来的隐隐约约的欢庆声,卡特看着在黑暗的天空之下蓝的发紫的海面,举起手来,灌了自己一口酒。

  好吧……卡特想,自己这钱花的的确值。这酒口感很好,有一种微微的苦涩与浓郁的辛辣,但是这并不像罗拉家的青藤酒,倒是有点像格约尔(注三)家的科威(一种酒,现在的达拉达纳酒就脱身自这个品种以辛辣酒味浓著称)。

  现在的卡特非常的忧伤,这种忧伤包括了对于罗拉的情感与他自身的存在与发展的担忧、迷茫。

  卡特不是人类,而是一种莫名其妙就出现、不应出现的别的什么,即使他看起来非常像人类。事实上,他是一个“国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物种,只是依靠着经验之谈认定——毕竟有太多的同伴莫名的出现与消失都证明了这个论点。他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出现他们这种“人”,也不知道他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会消失、什么时候会复活(依据各塔丹帝国的消失与重生他认为国家自身是可以重生的)……脑海里残留着虚幻的亚伦特时代的记忆,他沐浴着光重生,怀里抱着金黄的麦穗,眼中是坐在树下看书的罗拉。当罗拉看到他(醒来)之后的微笑时,卡特就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感——好吧,卡特总是这样,他总是在想一些应该很正经的事的时候想到他的哥哥,这似乎是一种长久以来就养成的习惯,所以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他们被子民奉若神明(那时候他的子民们还看得到他们)。他们没有特殊的力量,似乎只有一个永生不死且永远停留在二十岁的青春永驻的魔法。当然啦,他们的不死是建立在国家不会灭亡的前提下的。

  他们没有特殊的力量只有几乎无尽的时间。随着他的“长大”子民们渐渐无法看见他们。有时候他还会怀疑那一段美好的幼年时光是不是他的幻想。

  海风吹拂着他暗色的金发,他将咖啡色的小酒瓶提到眼前,眯上一只眼,透过咖啡色的瓶子看着这个被瓶子扭曲了的世界。他们就像兰卡的幻想(注四)。

  卡特与罗拉的剑对着彼此,纵然作为自身的他们并不希望这么做,但那命中注定的事情不是他们想改变就能改变的。他们身出同源,紧靠着彼此,都希望将对方融入自己。他们自那件事(注五)发生之后就一直争斗不休。

  卡特又喝了一小口,瓶里的酒液很快就见底了。他突然想起了钟瞬节(注六)那天的罗拉。罗拉穿着一身天蓝底色的礼服,纯白色的花纹缠绕着他,曲曲折折的叠袖包裹着他的手腕,显得他优雅异常。淡金华美的酒杯里盛着紫红色的青藤酒,他的手漫不经心地握着它,蓝色的眼睛看着卡特。他与卡特说了几句话之后酒浅浅的抿了一口紫红的酒液。在卡特看来,他简直就是用嘴唇蘸了一下酒就移开了酒杯,那让卡特非常想将他手里的酒杯夺下来,然后替罗拉一口干了。(注七)

  想到这儿的卡特忍不住咧开嘴。很显然,罗拉的事,不论哪个都能让他关注。他将酒瓶向前扔。咖啡色的小瓶子穿过夜色,很快便隐没不见了。

  那小瓶子是被他扔到那去了?它还在船上吗?它在黑色的海洋里沉浮吗?它碎了吗?它仍完好吗?卡特对这些都不关心。更准确地来说,他不想找到答案。那会将这份美感破坏掉。这是完美的状态了。卡特想,只知道一个故事的一部分。那酒瓶子或许会沉在海底直至被岁月腐蚀地一点痕迹都不剩,或许会被兰卡的塞壬公主捡走拿去收藏,或许会被以后的人打捞起来,奉之文物或弃之垃圾。无限的可能,这是最美的。

  他与罗拉或许会统一,再度组成那个一切荣誉所归之地,或许会一起死亡,被格纳杀死、互相残杀致死。他们或许会相生相伴最后在一声爆炸之中一起步入尘埃之地(达格巴斯预言世界会毁于一场爆炸,在当时很多人相信,罗拉与卡特就是其中之一)。

  太多可能让他们走向终局。这种无穷的为止让他热爱、让他觉得美。

  船身开始剧烈的摇晃。人们停下了欢庆,尖叫地逃进舱门。卡特忍不住想,如果他在这里摔下海会怎么样——好吧!那肯定会比罗拉在特坎兰神迹之中的遭遇更惨。他想着,熟练地从小包囊中拿出一段很长的绳子,将包囊与他与瞭望台的木桩绑在一起。当然了,至少应该留出点距离让他能在水中漂浮的时候自由活动,他不想跟罗拉比惨。将绳子在脚下套住打个结在往上绑,在腰部绕个圈,再往肩膀上一绕,穿过腋窝再打个结,将剩下的绳子比出一个手臂的宽度一股脑的套在木桩子上。他没时间回船舱了。做完这些准备工作以后,卡特想起了罗拉给他说过的十年的故事。

  注的专场!
  注一:【佑国的龙岩船】【笨重】【触礁】:佑国是华青盟国前身,在当时是当之无愧的大哥(好吧,华青盟国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霸气侧漏)。龙岩船是最早的用金属皮包裹的船,整个船一次成型,满载重约八千重(一重大约十吨的样子),一次航运最多一万人(其实装两万人加上伙食都没问题的)。看起来很笨重其实可灵活了,还非常结实。只不过这种船一般是不允许离码头太远(毕竟都是皇帝的钱,金属可贵了)。这种船用的金属是一种很结实的合金,并且在船身涂满了非常贵的“金子土”(俗称)远远望去就像一条金色的龙岩(五爪龙的亚种,有翅)因此得名。(其实在这个时间线华青盟已经成立了,不过不叫华青盟,而叫太天上国这个二属性满点的名字)
  注二:【卡特向罗拉买酒】某年克弗罗国王卡特三十二世因一次朝会上脱口而出一句“我们不要科威!我们要青藤!”(科威青藤都是酒名)而暴露了属性,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最爱的青藤酒了……
  注三:【格约尔】格纳帝国的名字,没有捏他
  注四:【兰卡的幻想】兰卡是《亚伦特》童话故事集的作者。很有才的一个人,有两篇甚至被教会编入《上.福音书.诫》里。
  注五:【那件事之后他们争斗不休】这个事关之后的情节想好了再告诉你们,不过估计是圣元700年左右的事(额,就是差不多是西佑的时候啦……)
  注六:【钟瞬节】节日。话说我之所以认识这个节日还是因为……咳咳注七是发生在那天的聚会上。
  注七:【黄金酒杯】【抢过来喝一口】【不能这么做】:罗特兰斯共和国驻克弗罗帝国外交官格达兰塔(大帅哥哦~天物上有他的画像妈蛋萌死我了)与克弗罗帝国宰相(事实上职能很像宰相但名字翻译过来挫爆了啦所以直接用宰相了)阿忒穆尼的故事= =+。据说当时宰相大人将外交官大人手上喝过的(这三个字重点)黄金酒杯一把夺过来然后直接一口干,非常豪迈。之后就说了一句“我真看不惯你,喝这么慢做什么?”,霸气侧漏。我相信之后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但是最后的结局实在很惨啊!宰相大人被奥达二世赐了一杯毒酒,这毒酒还是装在当年那只黄金酒杯里的……外交官大人回国之后就自杀了……希望他们在尘埃之地过得幸福(叹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