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五颗星

【异世界国拟人】独立(二)

【看情况写下去吧……?】

第二章 可蕊拉(为什么还没写到华青莫沙......)

  国家是不会死的,至少在意识形态上这个国家被认为是存在的的话。但与此同时,国家这种存在就没有更多的特异了。这是很显然的一件事情,至少在罗拉出现了那件事之后就没一个国家敢否认了。

  卡特将自己仰倒在木台上,望着因塔意(飓风)而变得漆黑如墨的天际,突然觉得就这样永远沉在海底,等待着不知何时才会降临的死亡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同时,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且先不说他还想见到他的哥哥,就算是他真正的放弃了也不会选择这样痛苦地、知何时解脱的等待。

  在他胡思乱想之间黑色的塔意搅成一团,转成一个倒椎体的形状,不断地向船这边移动。

  纵然是像卡特这样活了四百多年的人(算上亚伦特时代还要更久),也不由地惊叹着这黑色的死亡漩涡是如此的美丽。

  刚才那一波塔意过来的时候没有出来看还真是有点可惜了呢。就在卡特这么想着的时候,塔意已经飘到了他所在的船的不远处。巨大的风浪卷起了海水,天空的云近乎被塔意吞噬的一干二净,显现出天空本有的深紫与明亮的群星。自然地,也将卡特所在的船给卷了上去。卡特紧紧抱着他所能拥抱的任何东西。

  这也是另一个让国家们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纵然他们不死,他们仍然畏死。他们就像被创生者(注一)放置了一个不死技能的普通人,与此同时,他们还没有身为一个不死之人的自觉,仍然会为死亡而感到恐惧。

  恩,也许不能说绝对,至少东洲(注二)那两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还不是我们能妄加猜测的——说不定人家早就看破生死了呢?或许罗拉能做到,但他的淡然是建立在那件事上的,一种畸形的对于死的追求。所以他自然不会回避死亡——至少在他真正看开了那件事之前。不过很显然的,至少目前的卡特还不能做到那样生死之间的淡然。

  好吧,不管卡特怎么装深沉,他仍旧只是一个无法超脱的凡人。

  他这么胡思乱想着,听到在漫天作响的呼呼声中那细微的自己所依靠的木杆与船体咔擦咔擦的分离声感觉有点不妙。

        那木杆痛苦的声音让他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两个对他来说异常恐怖的词“十年”。

  我会不会沉在这里?我会不会不停地在生与死的那个点上挣扎不休,永远无法真正的活、真正的死?卡特痛苦地想。他的思想被他搅成一团乱麻,完全忘了该有的冷静态度。好吧,任谁想到关于罗拉的那十年都会无法冷静的吧?

=======十年前=======
  罗拉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的。

  卡特发疯了。也许是因为他的哥哥莫名消失的原因。至少,他在那十年里是四处征战,搞得勒弥的绅士小姐们怨声载道,甚至还有的被卡特抓去当仆人的。

  =======

  克-平-卡三国边界

  一身骑士服的可蕊拉骑在马上看着远方,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说道:“噢!这会让那娘炮的卡特伤透心的!”(注三、注四)

  勒罗妮带着苦笑摇摇头,说道:“蕾妮(可蕊拉昵称),你这话说得就好像你不是女孩子一样......”

  可蕊拉昂起头,迎着阳光高贵状,说道:“我,科瑞骑士(可蕊拉的化名),堂堂正正的铁血汉子......”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勒罗妮捂住了嘴。

  两个美丽的少女,一个穿着骑士仲铠,长长的栗色秀发束在脑后,带着些许的英气。她被另一个栗发的少女捂着嘴巴,眼睛完成半月的形状。

  微风吹拂草丛。少女迷迷蒙蒙地说了一句什么。

  朦胧的美好,就像可以延伸到世界的尽头。

  突然,一阵敲钟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静。

  可蕊拉警觉地拉开勒罗妮的手,反射性地将她护在身后,向着钟声传来的方向远眺。果不其然,她看见那最高的建筑物上飘扬着一面克弗洛国旗。那交叉的两把剑穿进王冠,印在旗帜上,被风扭曲成奇诡的图样——克弗洛来兵!(注五)

  可蕊拉对着勒罗妮骂着卡特,却同时也笑着,这笑带着些嘲讽的味道:“这该死的卡特!不就是哥哥不见了嘛!有必要对着我们进军么!哥哥不见了就去找啊!或者趁着罗拉不在统一了亚伦特又有何不可!他果然是将太多的时间放在打渔上面脑子烧坏了么!”(注六)

  勒罗妮皱了下眉头,握住可蕊拉的手,说道:“蕾妮,我一直都会在你的身边与你一起战斗。所以不需要害怕......”

  少女的手很柔软但少女的眼神很坚定。少女的眼中倒映着另一个少女。

  可蕊拉明显怔愣了瞬间,但随即,她甩开了少女的手,拔出了剑,交到少女的手上。“你不需要陪着我冒险,你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可蕊拉说完,笑了笑:“你知道我有秘密武器。”说罢,还眨了眨眼。接着,她扬起马鞭狠狠地甩在马屁股上,向着那面克弗洛的国旗冲去了。

========

  可蕊拉走进卡特的房间,将密封的紧紧地、不透一丝阳光的窗帘拉了开来。刹那间阳光流泻下来,盈满了整个屋子。

        卡特将自己裹成一团,一副绝对不起来的样子。

  可蕊拉轻微地皱了皱眉头。迈着极为庄重的步子走向卡特,伸手便要去拉扯卡特身上裹着的被子,一边还轻声道:“拥者(注七),您得起来了,不论是为了您自己,还是为了刚刚从特坎兰之像中被解救出来的罗拉大人。”

  “罗拉?!”杯子里的人几乎是瞬间就弹了起来,颇为急切地问“他怎么了?”

  可蕊拉的眉头扭曲了一下,似乎想挤作一团,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不能这么做。该死的,果然只有罗拉大人是最有用的吗?这娘炮......果然是喜欢罗拉大人?难道我以前的猜测、那该死的、在我眼里不靠谱的猜测才是真相?!她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快要被世界戳破了?

  可蕊拉所见过的国家里,具象化(注八)几乎有七成都是性别为男的家伙......而且在她的意识里,那些贵小姐们都不怎么喜欢他们......难怪......

  不对!可蕊拉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没有形象地狂甩脑袋。该死的!每次去叫卡特的时候都会被他刷新一次三观......女仆长大人第五百四十二次告诉自己,下回绝对不能再去叫娘炮恋兄癖起床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整个卡特城堡之中只有她、勒罗妮、辛德罗克(注九)三个仆人。勒罗妮......这女孩儿太小了,不应该参和进这些人的“战场”中(注十)。所以只有辛德罗克这个苦力和她自己能叫卡特起床......算了,下回将方法教给辛德罗克,让这该死的卡特刷新辛德罗克小可怜的三关吧。

  女仆长大人任由自己将思维发散的无限延展,根本没有听拥者大人说话。

  没错,罗拉是被困在特坎兰雕像中了。这件事只有可蕊拉知道。毕竟她那个上司手段了得,连“国家”这个存在的身边都能安排进人。

  只可惜当年那场战役之中,上司派出去的那个早早地就被干掉了。要不然,她能赢!

  又扯远了。可蕊拉觉得自己这个毛病实在是改不了了......

  听着卡特唠唠叨叨的声音,女仆长又一次地将自己的思想投注在远方......

  注的专场!
  注一:【创生者】勒弥洲神话,创世神,开创世界后分裂成两份,一份是光明、一份是黑暗、一些小小的碎片 散落在土地上就变成了“灵”(灵魂的原始形态,淡黄色,比较透明)
  注二:【东洲】中州在勒弥洲东边,所以也有称东洲(不是两个概念!)
  注三:【可蕊拉穿骑士装】嗯,可蕊拉外面是白的,切开是黑的。所以她外表软妹内心铁血。好吧,这其实是因为那个时间段可蕊拉要打太多场架、迫使女性也要上战场。其实这是一个比较悲哀的事情呢......希望不要再打仗了,世界、、、当然拉,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人需要战争来掠夺生产资料、生存空间嘛......也许也有萝拉圣女的影响吧。
  注四:【关于可蕊拉称呼卡特为娘炮】其实人家外表一点都不娘,只是刚出生的时候靠着萝拉圣女才抵挡过灭国之灾所以被可蕊拉嘲讽为娘炮。
  注五:【关于插旗与敌袭】一个约定俗成的惯例来着虽然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毕竟是常识......敌袭的时候,警示后方的一种方法,晚上用烽火、白天用铃声+侵略国旗帜(这不是一定的,有时候不能判断国家的时候,可以用黑旗、红旗来代替。黑旗有“侵略者看起来就很厉害小心”的意思、红旗则大多是“战五渣自搞定但仍警示”的意思)
  注六:【卡特打渔】这其实是可蕊拉姐的嘲讽。卡特其实是在做海上贸易。这与当时的太上天国想法一致,不过当时的太上天国认为勒弥洲大多数国家都是打渔为生(勒弥几乎没有内陆国家),所以称勒弥洲为渔洲。
  注七:【可蕊拉对卡特的称呼“拥者”】有“主人”的意思,不过臣服程度更低一些,有点像老板和打工者的关系。
  注八:【国家具象化】可蕊拉认为自己并不是代表国家,而只是一个国家意识具象化的体现。
  注九:【辛德罗克】不是国家,是正常人。来头嘛......“经济之上帝”这个称号可以说明一切。
  注十:【可蕊拉对勒罗妮的态度】勒罗妮是一个很小的国家,被可蕊拉捡到之后一直被 看成是妹妹......最好的证明就是,勒罗妮的护照、签证、海关都是由可蕊拉负责的。可以这么说,拿到了可蕊拉护照就等于拿到了勒罗妮护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