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五颗星

【APH|米耀】动物庄园(ooc慎入) Part2

Part 2 章节名什么的已经放弃了啦


    王耀送走弟弟之后陷入沉思。他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弟弟想要违背联盟的法律。对于王耀来说,遵守法律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他相信法律能保证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他有信心不会与大多数人背道而驰。因此,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家人触犯法律的禁区,那意味着对大多数人利益的侵犯,必将导致毁灭的后果。即使他并不在意法律本身以及法律所代表的意义或者不公,但也不代表他可以放纵自己去触犯法律的尊严。


    而更显然的是,如果弟弟想要制造出一个将近永生的怪物那就意味着他已经站在了全人类的对立面。由于他的身份特殊,可以接触一些人类的隐秘,因此他明白这样一个机器会为人类带来什么后果。智能机器人的存在与它曾经的统治,王耀都知道。而他也确信弟弟也是知道的。那么弟弟的目的就很让人回味了。想到此处,王耀却为自己阴谋论的想法感到了羞耻——那可是他弟弟!王耀看着他长大,也明白他的想法。无非是爱上了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罢了,他不可能是那种妄图权柄的人。


    随即,王耀放下了担忧,在第三次被打断后开始工作之前,对自己的臂环以及实验室设置了免扰模式。随后,他才开始继续设计喷射器以及翘曲航行器。(注一)


    现在可是很关键的时刻啊。他这么想着,在虚拟操作台上一边画着图纸然后对根据他的图纸实时变化的虚拟航行器进行观测和调整。至于之前对于弟弟的行为的思考与想法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

    阿尔命令自己的私人助手为自己变出一套能隐藏自己的行装穿上,用帽子掩盖住自己的金发、用黑色粗框眼镜和格子衬衣掩盖气质。瞬间,他就变成了一个毫不起眼品味糟糕的乡下小子。


    他走过商业街,漫无目的的在首星游荡,穿过商业街和居民所,到达了首星的港口奔去。这一路上他看到的建筑都是老旧的风格,而当他看到港口上停泊的尽是非常老款式的星船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真正穿越了。但是在他的面前又出现了自己的时代那繁华无比的街道港口,与如今的萧索古旧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像同时处在两个时空之中。那一幕幕繁华而现实的景象在它面前突然凋零成衰颓却隐藏着勃勃生机的如今。


    港口随处可见的虚拟屏上的画面由原先一本正经做着新闻播报的褐发女主播身上跳转至一个金发的年轻人身上。阿尔看着虚拟屏上他的脸,辨识到他所处的环境赫然就是首星的港口。阿尔突然有种荒谬的感觉。随即他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喧闹声,像是想要证明什么一般奔向那处声音传来的地方。


    人群中央就是那个在虚拟屏上露脸的年轻人。金发,无边眼镜,笑的灿烂。——阿尔心中涌出强烈的情感。没错,站在人群中央的就是他自己。无力感伴随而来——在这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谁、是什么。他已经不是领袖琼斯,甚至连联盟公民都算不上。除去这些身份,他是谁?这一切都没有答案。他的几乎整个生命围绕着联盟打转。从他二十那年参加那个聚会起,他的一切过去都被刻意抹消。他猛然发现自己似乎未曾真正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过。


    他突然想起曾经在兄长书房中看过的那些古籍,想起那些古籍上曾经谈及的“我是谁”的论题,也想起他们的答案、不约而同的答案。但是那些答案不是他的答案。


    阿尔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望向过去的自己,心中泛起强烈的哀伤。


    他的国不再是他的国。他的家不再是他的家。他到底算什么?


============================================================================


    AP01-中心港口


    当他们一下星船的时候就看见了围作一圈的人群,也看见虚拟屏上领袖的脸。伊万猛然意识到这不是帝国的普尔星而是联盟的首星,而他不是帝国的子民而仅是一个逃兵。他在这个星球上无处可去。


    意识到这点,伊万扭头看了看仍旧面无表情的本田菊,问道:“接下来你去哪儿?”


    本田菊看了看他,墨黑的瞳孔中带着疑惑,犹豫了一会才看了看自己的手腕。那上面用黑色的碳素墨书写着一段工整却意义不明的文字。“前星研究所。”他说道,像是那文字的意思。


    “唔。”伊万点点头,然后又问道:“我跟你一起去成吗?以朋友的身份......?”


    “可以。”本田菊点点头,向着港口的服务中心走去,“但是我得先问路。”


============================================================================


    云宫-维纳斯厅


    会议已经结束了。所有人都散去了。只有弗朗西斯仍然留在维纳斯厅中。


    他维持着严肃的表情地收拾好自己的发言稿,随后却随手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


    刚才的事情让他更加明白自己的处境。他已经不剩下什么权柄了,只剩下一个虚名。但是现在的领袖甚至连这个虚名吝啬给予他时他不得不为自己谋算一番。身为旧贵族的一员生活在“新世界”当中,如果他维持着超然的地位时还好,而一旦他跌下云端等待他的绝对是侮辱与死亡。


    他望向云宫华丽的穹顶,觉得自己很有些苦情的味道。恍惚想到小时候的事情。


    平静的河,微风吹拂的山坡。在一片阳光中或者一幕星空下。他和儿时的玩伴躺在树下。时光模糊了记忆,但是他仍能感受到玩伴身体的温度。


    弗朗西斯伸手感受微风的吹拂。但是眼前的景色却豁然变成疯狂荒诞的画面。他看着那眼神纯粹的表弟走上毁灭,看着弟弟们为了信念相互拼搏。弗朗西斯只是个旁观者。他从来不涉足他们的争端,只是平静的看着。他虽然是弟弟们思想的引路人但是他从未想过只为自己的信仰而活。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变成如今的样子吧?


    连画一幅画都要提醒吊胆,唯恐被人说成对旧贵族的生活念念不忘,让自己的声望再掉一个台阶甚至于锒铛入狱。


    “叮——视屏通讯请求,请求密码通过。备注:翠绿的忒尼斯。”就在这时,他的戒指发出了提示音。


    弗朗西斯看着自己的戒指绽放出怀念的微笑。转身离开了维纳斯厅。(注二)




【住的专场】

【注一:推进器及翘曲航行器】一个是进行常规航行的一个是超光速航行的。两个都是星船的动力源。

【注二:关于维纳斯厅】维纳斯厅是会议厅,为了方便查询记录,维纳斯厅在有人进入时就会自动开启录像系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同时还可以将会议内容以虚拟成像的方式投影出来。



评论(7)

热度(4)